猫的远方

盗全哑三粉x
言和和的维和部队x
喵奴一只x

【邱非7H/24H】我既坚如磐石,自当风雨不动【原著向】


这里傻猫/猫远,第一次参与24h生贺组【其实是一个拉低全组水平的存在】

关于……第十一赛季开始前压力山大的小队长的胡思乱想???【bushi】

有叶修闻理夏仲天出场打酱油没毛病x

原著向,粮食向,友情向,请放心食用w

题目和正文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大概比喻意?

前后逻辑混乱就混乱吧,反正嘉世没有罗辑

我承认台风梗是因为山竹,虽然我是北方人

有错别字或语句不通我也没办法,我都校对了四遍了1551……手癌眼癌没救了……

据说新嘉世成员的平均年龄是十八?emmm反正我这么写的

送给坚如磐石【我的妈呀终于有能点题的地方了】的邱非小队长!!!新生代里唯二体验过人情冷暖的小家伙【另一个是一帆小天使】

大概就这样?

GO!

 




 ——都说叶修把账号卡给了孙翔,把热爱给了唐柔,把技术给了邱非。但叶修留给邱非的,还有嘉世精神。

 


雨夜。

 


真,夜雨声烦。

 


似乎是受台风影响,屋外雨下的很大。尽管处于台风边缘,尽管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杭州依然有着拼命击打窗玻璃的雨势,让人提心吊胆,生怕下一秒未经加固的玻璃会被石头般的雨滴砸穿。街上店铺挂着的旗子布条之类的早就不知道被吹去了哪里,有胆大的孩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张牙舞爪的“鬼影”——在狂风暴雨中挣扎着的行道树,配上似是呜咽似是怒吼的风声做背景音乐,简直是鬼片时间的绝配。

 


“咔嚓“一声,是院中小树苗折断的声音,夹杂在风雨声中,穿过紧紧关闭的窗户,进入到没有拉窗帘的房间,被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的邱非完美捕捉。这一年,嘉世挑战赛夺冠,即将进入下一赛季,第一场,不可避免的要对上第十赛季的冠军,兴欣。

 


只可惜是没有叶修的兴欣。

 


邱非知道,断了的树苗是一棵石榴树。叶修从苏黎世回来之后,曾来过嘉世现在的所在地,并且带着嘉世那群十八岁左右的小鬼们种了这棵树。准确说,是嘉世队员在种,叶修依旧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负责在旁边抽烟瞎指挥。闻理倒是兴奋的不行,嚷嚷着在结石榴的时候拿三连冠,再创一个嘉王朝盛世。叶修难得没有损回去,比如“三年后就结石榴了你们没时间“之类的,很认真的应,好啊,我等着眼中满是怀念

 


但是这一赛季,嘉世的目标是力争保级。冠军什么的,离他们还是太远了。兴欣当年刚成立,但是有四位打过职业赛的,其中还包括三名后来的国家队队员。而嘉世,一群十八岁的毛孩子,除了邱非打过两年挑战赛,其余的,只有跟着邱非打的一年。面对新赛季,作为队长的邱非压力很大,每天除了训练就是战术设计,忘记吃饭早已是常态,被队员们拉去餐桌前,手里拿着筷子戳米饭,其实早已神游天外;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明明身体上下每个部位都在渴望休息,眼皮沉重的睁不开,胸口闷的不行,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但脑袋却异常清醒的自动模拟着打法配合,接近凌晨终于入睡,梦中晃来晃去的全是战斗格式手里的那柄长矛。幸好夏仲天够给力,除了训练等他实在无能为力的事以外,大大小小的杂事一手包揽了下来,才没让邱非彻底崩溃。

 


可能是这些日子太累了,躺在床上,邱非断断续续的回忆起过去的事。在开赛三天前的今晚,没有想战术反而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邱非觉得这不正常。他想把越飘越远的思路抓回来,但那根细细的线荡来荡去,故意挑逗一般,刺激着他紧绷的神经。对自己的思维无能为力的邱非放弃了,索性让那条线飘去它想去的地方,随它把自己根本没时间去想的回忆一点点串起来。

 


邱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信仰的场景。那年他还是走读生,叶修还叫叶秋。暑假的大晴天,完全不像现在的暴雨天,他第一次来嘉世,背着书包,怎么也找不到训练室。楼道拐角处一个青年趿拉着凉鞋,穿着大裤衩子蹲那儿和扫楼大爷一块儿抽烟。没遇见其他人,邱非上前问路,青年把烟头往旁边垃圾桶上一按,起身说,我带你去。还换来扫地大爷一个白眼外加一声怒骂,臭小子,我刚清的垃圾桶。在训练室,听到有人叫“队长“,邱非惊觉,原来这就是叶秋。

 


雨砸在墙上窗上,噼里啪啦。思维跳转,到了叶修退役之后。这次袭击邱非的,是当时外界的议论。孙翔到来,邱非叶修继承人的地位不保,时不时传入耳中的,大都是李睿等人的幸灾乐祸。邱非不在意这些,因为叶修不在意的性格或多或少影响了他,让他心理防线近乎崩溃的,是兴欣战队成立后外界的风言风语。还有那场叶修给的最后一次长达二十多分钟的指导赛邱非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耳机中听到叶修声音之后失去了理智?邱非本就知道叶修绝不是在乎名誉的人,他的信仰的心中从来只有荣耀和胜负。是因为那些捕风捉影只为吸引点击量的小道消息吧,动摇了少年尚不成熟的心智。果然是当时的自己太不坚定了,才会用那么冰冷的语气对自己最尊敬的前辈说话。

 


微微回神,把自己从懊恼中拉出来。挑战赛开赛前,老嘉世粉支持新成立的嘉世,连兴欣粉都前来助威。但是,外界其他人却不看好这支队伍。有些嘉世黑和无脑喷,对新嘉世质疑不断,“预言”夏仲天是下一个陶轩的有,怀疑邱非能力的居多,放言嘉世永不得翻身的更多。那时邱非已然是个初级版叶修,表面上稳稳当当的日常训练,内心则不似在旧嘉世的忐忑心态,而是完全不受外界流言轰击的影响,一副“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架势,在一群气得腮帮子都鼓鼓囊囊的毛小子里面,心态不知有多好。嘉世是年轻,没有经验,但是他们有时间,等黄金一代尽数退役后,谁比谁强,还说不定呢。再说了,他们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比那些为生计放弃爱好的人不知好了多少。八卦流言,又不能伤他们分毫,管那些记者们干什么呢?

 


屋外风雨声更大了,路边的树已经被压得一点都直不起来,大有再断一棵的趋势。那棵石榴树种下后,以闻理为首,一群人天天神神叨叨的围着“叶神种的树”——虽然叶修没动手——求好运,邱非开始会把他们轰去训练。邱非和莫凡一样平时没什么表情,话比莫凡多点但有限,大概和周泽楷有一拼,平日里大家都有些怕他,从不违逆,自然会乖乖训练,但是一结束,就又围过来。渐渐的邱非也就不管了,只要不耽误训练就好。后来,连夏仲天也过来凑热闹。不知道明天他们看见树折了,会不会心疼。邱非很少会想这些事,但是今天晚上,他过度疲劳的大脑已经不受他控制了,现在雨势是大是小,他都不能分辨,只是一味地跟着脱缰的思维想着无意义的事。

 


台风的边缘似乎也过去了,雨小了不少。胡思乱想有时能够催眠,邱非的神智也渐渐混沌,不知什么时候彻底模糊了。

 


夜雨过后的清晨,太阳穿过消散了不少的云层升起,嘉世少年们围着倒地的石榴树哀叹惋惜。久违的阳光穿过空气,混合着新鲜的泥土气味,夹杂着年轻的低语声照在疲惫的嘉世小队长熟睡的脸上。

 


石榴树断了,死了,不会结果了。

 


但是嘉世还在,嘉世精神还活着,嘉世三连冠希望不灭。

 


--END--

 

 

 

 

完结撒花~【短篇撒个头】

好啦文尾的碎碎念时间到!

开头加粗加下划线的那一段格式 应该没错?虽然看起来很别扭。第一句忘了原句是什么了噫呜呜噫【buni

但是!

加粗下划线的第二句是我写的没毛病!!!

关于文里小队长晚上睡觉大脑清醒身体睡着那一段,压力太大的话晚上睡觉是会这样的,至于胸闷呼吸困难那点,本喵亲身经历,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尽管我是学医的(明明今年才大一)

疲劳过度真的难以集中精神的,所以小队长乱想是因为他也控制不住寄几,后来队员们都起床了他还睡着也是因为这个,我们小队长平时怎么可能赖床呢???

还有,老叶大裤衩子那段,不是黑他!!!我只是觉得他对待穿衣是个挺随便的人,然后就这样了,叶粉们别打我!!!

对了,那个垃圾桶就是医院里经常见的铁皮的那种,圆筒状,上面有专门扔烟头的地方。

应该没了?


【9.21邱非生贺24H】缄默坚守之中我最爱你

瑟瑟发抖的小萌新一只x
拉低全组水平的存在【不用怀疑!!!】
第一次参与生贺组www
诶嘿嘿莫名兴奋www

甜心书:

我想起那年风雨飘摇的嘉世。




我想起他坚韧挺拔的背影,他说:“前辈,下一次,场上见。“




我想起他在训练营不卑不亢的态度。




我想起他给陈夜辉愤怒的一拳。






他是邱非,是嘉世的队长。






他的战斗格式意气风发地站上了属于他的战场——




而我,而我......




小队长,你好呀,我想送你几份生日礼物。






以下是参与生贺组的太太们的名单:




0H/ @青竹茗茶 


1H/


2H/ @沐也 


3H/ @叶叶叶琪 


4H/


5H/ @方程求根公式 


6H/ @小生芥七 


7H/ @猫的远方 


8H/ @会安岘港 


9H/ @林桑 


10H/ 原po


11H/ @许无言 


12H/ @夜溪玦 


13H/ @铃科子 


14H/ @Morainne 


15H/ @鱼刺儿x 


16H/ @沐也 


17H/


18H/ @丹上倾墨 


19H/ @方得在睡觉 


20H/ @是风过境 


21H/ @颓丧晚期人士 


22H/ @玖月我咕定了 


23H/ @°彼时年少「玖一」 






感谢太太们的参与!!


让我们9.21见!!!






是乙女向和友情向组!!!

收到梨子太太的本子惹www
(顺便嫌弃一下自己的直男拍照技术噫呜呜噫)
本子都舍不得从封套里拿出来只是把明信片和书签拿出来了(๑>ڡ<)☆
疯狂表白梨子太太√太太我是你的小迷妹!!
第一次写repo(应该没拼错)这都是啥x
@七月流莺 诶嘿嘿@一下√
打扰了抱歉TVT

【中元节】魂可归兮【一发完】

1、含有部分私设,比如白玛会缝纫,黄严画画好(人家可是在黎簇背上画了一张地图的人),潘子的媳妇
2、不知道陈果爸爸的名字,就用陈叔代替好了
3、迷路那段伞哥可能有点崩
4、这是盗墓笔记和全职高手一起哒,时间是今年√
5、tag就不打太多了QAQ



阴间的天,灰蒙蒙的一片,不见日月星辰;阴间的地,或寸草不生,或衰草连天,尽显荒凉。已逝之人的魂魄生存于此,或漫无目的的游荡,或焦急的等待转生时机,还有少数,悠哉游哉的定居在这,种田养花,成家开店,给原本死气沉沉的阴间添了些许生机。

在阴间生存了三年的苏沐秋踏入一家门外插着“潘家酒”旗子的小酒坊,身材丰满的内掌柜连忙上来招呼:“小苏来啦。”边喊边利索的给苏沐秋端来满满一壶普洱茶。听见外屋的动静,本在后院菜园子里锄地的潘子进屋,擦擦头上的汗,冲苏沐秋打声招呼。苏沐秋笑回:“潘哥好,嫂子好。”

“潘家酒”是潘子和他媳妇开的,说是酒坊,其实自己酿的酒不算多,好酒都是从外进货。三年前,在苏沐秋来之前,潘子已在阴间呆了十年出头,对于苏沐秋这个刚来十八岁的小鬼有些照顾,本没有深交,而苏沐秋手巧,给潘子和潘嫂做了几件小玩意以示感谢后,两家人渐渐熟络起来。开始时苏沐秋想着叫“叔”、“婶”,结果潘嫂嫌这样叫显得年龄差距太大,生分,大手一挥,让二人以“兄弟”相称。虽然苏沐秋很想吐槽年龄差距真的很大,但也不好扫了热心肠的潘嫂的兴致;潘子宠老婆,自然没意见,于是就有了“潘哥”这个对于两人年龄差来说,违和感十足的称呼。

对了,忘了说,阴间也有货币,在此生存的鬼魂可以使用家人烧来的纸钱,但更多的是以物易物——整天无所事事,也挺无聊的不是?就像苏沐秋在阴间为他人——啊不,是他魂做小玩意,实打实的手艺人。他作品大都是新奇无比,制作精巧,来求一件的魂门外能排好长一队。

苏沐秋是“潘家酒”的常客。平时来只吃饭喝茶,滴酒不沾,说什么喝酒手抖,手艺人要爱护手之类的。其实阴间的鬼魂喝酒会醉,但其他后遗症完全没有。潘子知道苏沐秋原来本可以成为游戏职业选手的事,苏沐秋按职业选手的标准要求自己,潘子也不拆穿曾看见苏沐秋做手操的事,更不强迫他喝酒。不仅如此,因为苏沐秋少年样,又好看,有新来的撒酒疯,要苏沐秋陪酒,潘子第一个冲上来赶人,看见潘子那一身刀疤,来人往往不敢再闹,灰溜溜跑掉。苏沐秋把家安在“潘家酒”附近,也是有这一原因。平时每次二人对饮,潘子一碗一碗的高粱酒豪饮,苏沐秋就学着潘子一杯一杯的普洱茶——有时候是菊花茶——往下灌,其他熟客就毫不留情的笑他不会品茶,简直浪费。

其他熟客,有阿宁,时不时就要和他人比比武的生前的社会人;有黄严,画画技能超赞打架也不差但就是打不过阿宁的吴邪手下;有云彩,活泼可爱又能歌善舞的瑶家小姑娘;有白玛,温柔稳重平时养养花的现裁缝店主;有陈叔,一个比潘子还大的酿酒专家,经常和潘子比酒量,也是为“潘家酒”提供好酒的人。

这次,苏沐秋来找潘子,是因为鬼节。

七月半,鬼门开,在阴间的魂魄可以回阳间看看亲人。

三年没出阴间的苏沐秋想回阳间看看,于是找每年都回去一趟的潘子询问回去的路线。潘子照例给自己倒上满满一碗高粱酒,应着没问题,到时带你回去之类的话。

阿宁正在此时带着云彩过来,后边还跟着一个刚刚打架输了的黄严,一个提着一小坛果酒的陈叔,吵吵闹闹的过来等着和潘子一起走,正好听见苏沐秋也要跟着回去,黄严阿宁毫不见外的给自己倒酒,顺便谈起苏沐秋去年没回去的事。

第一年,苏沐秋不能接受现实,怕自己回去后不再想回来,怕自己情绪失控;第二年苏沐秋心态完全没问题,只是那时苏沐秋兴奋过度出发早,没和潘子一起走,在路上被恶鬼截住,苏沐秋机灵,跑得快,但慌里慌张,又是对去路不熟,走错了路,再找着路时,都是关门的时候了。为这,苏沐秋还被阿宁黄严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取笑了好久,后来二人自然被潘嫂数落一顿什么不会安慰人真不懂事之类的。不过取笑归取笑,二人倒是在第二年留个心,想着带苏沐秋一起回,结果在潘子这儿遇见,几人都熟,一合计,定下今年一起走。

大家都是爽快人,潘嫂关了酒坊大门,几人浩浩荡荡的朝鬼门关出发。白玛往年从不回去,但潘嫂去年回来说看见了自己儿子,在回家大队经过时,果断加入,跟着一身白衣的苏沐秋,拖家带口的潘子潘嫂,身着黑色紧身衣的阿宁,依然穿着死去时那身衣服的黄严,不仅穿瑶装还带了一把瑶家样式的小木刀的云彩,收拾的清清爽爽的陈叔一起回家。

哦,顺便一提,云彩的瑶装是白玛缝的,图纸是黄严画出来的,小木刀是苏沐秋给削的,拿刀的姿势是阿宁教的。

苏沐秋来到了杭州。此时嘉世刚刚三连冠,成为一代王朝;苏沐橙正在训练,刚出道不久,还在练配合;叶修,或许叶秋更合适,正站在苏沐橙身后指点着。夜已深,门前灯笼晃来晃去,但是二人依然在训练室里忙碌着。苏沐秋本没有让妹妹玩游戏的意愿,他不想让沐橙这么累。但是,看着苏沐橙用自己本要用的沐雨橙风,完成一个又一个训练目标,突然又有些高兴——不愧是我妹妹,打荣耀就是棒。

“叶修哥,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看我们?”苏沐橙问。叶修叼着烟,懒懒的答别多想,却没有承认自己也有的异样感。活人看不到鬼魂,叶修回头,看身后一片空荡,掐灭了烟,微微动动嘴唇,无声询问,沐秋,是你吗。

陈叔也来了杭州,目的地就在嘉世斜对面的兴欣网络会所。当时他走的早,抛下刚刚高考完的陈果,本以为亲戚们会卖掉网吧,谁知道陈果居然撕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留下来经营网吧,不仅生意没有萧条,还把网吧扩大了不少。陈叔看着和夜班小妹一起干活的陈果,静静的站在门外,那盏灯笼下。

潘嫂在阳间没有多少亲戚,都是跟着潘子来看他的小三爷。潘子,潘嫂,白玛,云彩,阿宁,黄严,来到了铁三角隐居的福建雨村,点着灯笼的那户人家家中,黄严顺便还小声嘟囔自家老板为什么不在西冷印社他的铺子里呆着带着非跑这儿来,要不然他们八个鬼就一起去杭州了。

铁三角过的很好。吃过晚饭的三人凑在一起,开着电视放着苦情剧还围在桌子边打牌,本“不食人间烟火”的张起灵也被二人带的打的一手好牌,连赢七八局,一旁的吴邪胖子一边叫着小哥你是不是作弊一边又不服输的重新发牌一直闹腾到深夜。

“白大姐,你看,我就说他过的不错。”潘嫂悄悄对白玛说,自然没有漏过白玛微微翘起的嘴角。云彩看着胖子连输好几把,干着急又无可奈何,因为要去看阿爸,没待一会儿就飘去巴乃,黄严看自己老板输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幸灾乐祸,和阿宁一起偷着笑,被潘子瞪了好几眼,最后潘子也为吴邪的胜率扶额,小三爷你就不能靠点儿谱……

一年一次,鬼节总要过去。嘉世、兴欣网吧、雨村、巴乃点起的那盏灯,永远照着他们回家的路。







碎碎念:
wdm可算撸完了感觉真的崩了啊啊啊啊啊
算了你们凑活看吧,以后我再改改

【蓝雨全员】在恐怖片中的氛围中迎来生日

来不及了小剧场和其他的碎碎念明天放x
微喻黄x
食用愉快√






2028年,荣耀第十三赛季,蓝雨夺冠。

随后,黄少天宣布退役,并留在蓝雨担任技术指导,卢瀚文成为蓝雨副队长。

黄少天的十年职业生涯结束。

然而这并不妨碍某人在网游里大杀四方。

比如说现在——
8月9号晚上,技术指导黄少天赖在蓝雨俱乐部电脑前,帮蓝溪阁抢Boss。

“靠!”在Boss被兴欣那帮“土匪”收下后,晚饭时的黄少天很是恼怒的拍桌子大叫,“叶修带着整个战队出来欺负普通玩家有意思么有意思么???我好歹只是一个人在帮我们公会他倒好直接拉了一个队来脸呢脸呢脸呢??有本事他倒是跟我去jjc啊让我看看他的手速有没有退化成老头子……”

大概是拍桌子的力道太大,连桌上的汤都洒出来了几滴,附带半片菠菜叶挂在碗边。

喻文州轻笑为他顺毛,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好啦少天,先吃饭,一会儿有集体活动。”虽然是夏休期,战队的人都早早的结束假期回了俱乐部,所以有集体活动也不奇怪。

“活动?什么活动?今晚?在哪儿啊队长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派对啊不对最近也没什么节日啊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啊对就是你们小卢郑轩景熙宋晓李远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对了还偷笑一队长你干唔唔唔……”

还没说完,喻文州就夹了一筷子秋葵塞进黄少天嘴里。黄少天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翻了个白眼,低头安静扒饭。

“吃完去战队会议室集合。”喻文州说着起身离开。

晚饭结束后。

“到底搞什么啊我说……”黄少天一边嘟囔一边被宋晓卢瀚文等人拖进会议室。喻文州摆弄着投影仪,抬头示意徐景熙关灯,“完成少天十年前的心愿啊。”

————————————————————————————
十年前。

那年第三赛季结束,第十赛季即将开始。蓝雨战队正准备推出“剑与诅咒”双核战术。即将出道,训练也加紧了不少,黄少天的成人礼根本来不及好好准备。因此战队全员答应了黄少天的要求:全队一起看恐怖片。

后来被祝他生日快乐的QQ提示音吓得要死并连着好几个晚上在喻文州床上睡的。

别误会,是吓得。

喏,喻文州哪里还有当年那张看恐怖片时的合影。

而黄少天似乎上了瘾。有一段时间常拉着战队中的某一个人看恐怖片,并提出退役那年再全队看一次。

郑轩:“压力山大。”

————————————————————————————
时间久远,黄少天都忘了,也难为喻文州还记得。

“快点,要开始了!!!”卢瀚文第一次经历,兴奋的很。

影片开始。喻文州坐在会议桌一边,左边黄少天,右边卢瀚文;另四个坐在另一边,依次是李远徐景熙郑轩宋晓。

随着故事的进行,BGM越来越诡异,直到一张血淋淋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啊——”“卧【隔】槽”

屋里瞬间响起五声尖叫以及一声骂语。

再看,黄少天和卢瀚文一人一只胳膊挂在了喻文州——屋里唯一一个被吓到也不出声的人——身上;郑轩向后一仰倒在只骂了一声表面上依然稳如老狗的宋晓身上;徐景熙直接跳起来狂奔到隔了一个郑轩远的宋晓身后;左右无人的李远见此可怜巴巴的抱紧了自己。

两部片子结束,半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黄少天的手机突然爆发出了一连串的提示音。有了十年前的经验,黄少天拿起手机,发现了群里整整齐齐的一溜儿“黄少天生日快乐@夜雨声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退役的原因,留言的人很多,韩文清更是带着张新杰的那份一起发了。

就像十年前,他成年的那个生日一样壮观。

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终黄少天犹犹豫豫的回了两个字。

“谢谢。”

谢谢你们,留给我一段美好的回忆。

——————————————————————————————
2018年,最美的情话是,“这一次让索克萨尔为你开路”
2028年,索克萨尔依然在赛场上指挥的镇定自若,而夜雨声烦则于幕后全力支持。
喻黄永不分离。

关于《奥斯维辛的来电》【一个类似于读后感的东西】

✳真的是类似于读后感的东西【虽然看起来不像】

✳占tag致歉,太太介意的话我我我我会重发的Orz

✳ @七月流莺 很喜欢太太的文,打扰了真不好意思TVT,我只是弱弱的问问这样占tag可以么……




奥斯维辛,纳粹时期,有“死亡工厂”之称的集中营。感觉题目很契合文章,都透着压抑——想哭却哭不出来的压抑。太太文笔超赞,全篇找不到明显泪点但又字字诛心,撩拨着人性中对受害人悲惨遭遇同情愤懑的本能。


还有血脉偾张之后感慨自己弱小的无能为力。


奥斯维辛的囚犯种类很多,从政【和谐】治犯【下用zz代替】到外来移民,从同性恋到犹太人。然而又有多少囚犯是真的有罪?外来移民错了吗?人家有两条腿凭什么不让人家走。犹太人错了吗?生下来就是这一种族。同性恋错了吗?只是喜欢的人恰好是同性。即使是zz犯,也或许只是立场不同哦?


云城也一样,yyx的戒网瘾学校也一样。


他们将一切与“好孩子”形象不符的行为视为异端,视为罪犯,似乎只有如古代愚孝一般的孩子才是他们想要的。


机器,愚昧。


看02李睿那里想到的。


他们不就想要一台机器么?孩子变成了麻木的机器还觉得很好,对罪魁祸首感天谢地。


一想到为人父母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伊板幸太郎


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爱你,这都是为你好却又不用心去对待你的“监护人”。口头上的甜言蜜语,谁不会说?没有行动支持,一切都是苍白无力。


我绝对不是一个乖孩子,即使平时看上去很听话的样子。我有反抗的意识,过激行为至今没有出现只不过是没人触及我的底线。如果是我进去,出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掉送我进去的人。管他是谁。


我不信那些孩子从来没有产生反社会人格,或许觉得现在反抗不是时候,或许是恐惧大于决心。但以后呢?那些等待时机的孩子终于等来了父母打不过他们的一天,又会发生什么?那些恐惧的孩子身上的伤可以愈合,性格上的缺失又怎样弥补?


那个现实中的报道是我小学三四年级那会儿看的,当时年纪小,想不了太多,只觉得他们好可怜。姥爷在旁边跟我说,不可以有网瘾,不然就会像他们一样。当时怎么想的,怎么答的,早就忘了,后来这篇报道也没在我脑海里留下什么印象。


直到我看到这篇文,才唤起模模糊糊的一段记忆。

然后就得知更加具体的描述以及yyx还在逍遥法外的事实。

再然后就后悔6月底填报志愿的时候为什么没学法律系。


非常感谢梨子太太能写这篇文章。太太很有勇气,毕竟只是敏感事件。我也很感谢太太让叶修担任这个给人带来希望的角色,以及写出其他身处淤泥之中却不受污染的他们。


我相信叶修能颠覆一切,

我相信魏琛会站在叶修这边,

我相信韩文清张佳乐会在外部提供有力支援,

我相信张新杰苏沐橙王杰希不会滥用职权而是给其他人带去光亮,

我相信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戴妍琦永远不会放弃自救的希望坚持反抗,

我相信冯宪君愿意向善。

但我也相信,在没有叶修苏沐橙黄少天他们的世界中,迟到的正义永不会缺席。

没有为什么,就是带着二次元的浪漫主义坚信着。



——————————————————————————————

明明应该是读后感怎么变成针对yyx和奥斯维辛的我也不知道

还是希望大家能了解那件事吧,上一辈解决不了的事最好终止在我们手上

(虽然迟到的正义没什么用了吧)

真的自己太弱小了QAQ大学报的医学系不是法律系哭死

因为目前只有六章所以最后一部分肯定不全而且偏题啥的x

大概就这样?